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软么小说网 >> 神魂之判官 >> 长生

江风跑出房子, 褚玄良等人快速跟上。

“我开了车, ”褚玄良说, “你指个方向, 我们先试着开开, 方向对总是没问题的。”

江风点头。

他的车停在一户人家门侧面的空地上, 几人快速过去, 开车上路。

江风缩小导航地图,因为具体位置不知,随手点了个地方, 然后开始路线。

褚玄良问:“有多远?”

江风想了想说:“几百公里不等吧。”

褚玄良:“……”

“这要怎么找?!”黄玉说,“而且这么远,我们过去的时候黄花菜都要凉了吧?还是去就近的城市, 转飞机。”

师弟:“现在连在哪座城市都不知道, 哪来的飞机?”

师弟撞了下坐旁边的江风,抖眉道:“你不会是随口编了个几百公里吧?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褚玄良看了后视镜一眼, 不做解释。

小山神越过江风的身体, 拍掉师弟的手指, 仰着头认真道:“爸爸是不会骗人的!”

江风说:“我需要问问人, 这么大的动静, 地府肯定也已经知道了。”

师弟不明所以道:“问谁?要不我帮你在群里问一问吧,这里隔得太远, 要是哪个道门的师兄弟发现附近有情况,正好可以过去帮忙拦截一下。顺便再通知一下佛门, 反正他们闲得慌, 不用白不用。”

褚玄良在前面开着车,忽然一个急转,车身剧烈旋转,轮胎跟地面擦出刺耳的噪音,差点撞上防护带。还好车子性能上佳,车身平平稳住,几个快速打向,以“S”型风骚走位掰正方向。

师弟撞到车门,重新稳住,心有余悸喊:“爸爸!下面是河!”

褚玄良眼珠不住往旁边飘,也很是神伤道:“吓死我了。”

还好这边人少。

他上辈子一定是个传奇赛车手。

“我的轮胎。”褚玄良心痛道,“这一把真的磨损了。”

黄玉问:“你什么情况?”

褚玄良放缓车速说:“看车后面!”

车内众人一起扭头,就发现车尾后面飘动着一只面色惨白的鬼。

对方头上戴着一顶黑帽,用力奔跑追赶,被汽车甩开了一截。在褚玄良放低速度之后,总算赶了上来。

师弟:“卧槽!卧槽卧槽!”

黄玉跟着道:“卧槽!!”

阴差成功飘到车窗外面,不敢进去,只是转过脸露出一个笑容。

江风放下车窗。

阴差在他面前抱掌鞠躬,说道:“阎君请我告诉神君,V市的无名山上,出现了宗策与冯有道的踪迹,请速去解决。”

江风问:“那边发生了什么?”

“下官也不知晓。”阴差说话声音不急不缓,却盖过了呼啸而过的狂风,一顶帽子也端端正正地戴着:“据阎君所述,V市如今阴气环绕,鬼气冲天,鬼门被迫打开。且下令凡鬼魂俱不得靠近。他已请无常大人帮忙去将附近的阴魂带出来,其余阴差法力低微,被遣散出去。所以剩下的事情只能交给您了。”

判官笔现世,鬼魂自然不能靠近。

江风:“我知道了。”

阴差终于完成重任,擦擦额头停在原地,在后面对着他们的车挥手告别。

“太……太可怕了吧?”师弟说,“V市什么无名山是在哪儿?”

江风正在调整导航,查找路线,顺便回了一句:“山神的山脉所在。”

没有合适的航班,转道再坐车过去,反而需要六七个小时的时间,还不如一路直达V省。

·

褚玄良在车辆少的地方,一路超速疾驰而去。黄玉坐在前座,乘得心惊胆战。

“这一路的罚单可以的。”师弟对着小山神教育道,“好孩子是不能超速的知道吗?”

小山神说:“我是大孩子了。”

他们用了四个半小时,终于开进V市。市区内的状况还不算明显,可等靠近了无名山,几人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此处大概可以真正称之为鬼门关。

“这是有多少鬼?”师弟正色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黑气环山缭绕,遮云蔽日。山顶处的阴气更是直冲云霄,可谓一柱擎天。沉沉压下,似乎要将天地崩塌。

褚玄良跟黄玉等人,被这场面深深摄住了。

别说他们才二十几岁,就算再多活个两百多年,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褚玄良在威压中,甚至不敢将车靠近,最后停在山底,掏出武器徒步过去。

V市如此严重的状况,肯定已经有人发觉,可能玄门正在集结商量,朝这边赶来。

师弟一时迟疑。是要等着师门众人前来支援,还是先上山打探情况。

哦不,凭借他的法力,不等上山,可能就死在半道上了。

“你师父算错了,”黄玉沉声说,“这哪是凶?这是大凶啊。”

小山神仰着头,深深发出一声喟叹:“哇……”

众人跟着抬头向上看去。

就在树林的深处,一个三米多高的女鬼,正坐在泛着白光的法阵关键处,冷冽看着他们。

那鬼上身赤^裸,四肢纤长,姿态诡异,皮肤发黑,神似蜘蛛。已完全不是个普通的鬼了。

长发缠在她的手臂上,对上几人的目光,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桀桀怪笑起来。

众人僵硬扭头,看向另外一处阵眼。

同样是一个不容小觑的恶鬼。

褚玄良:“这些是……都能称作鬼王了吧?”

黄玉道:“他们是要守阵还是压阵?如果不能离开法阵的话,我们能不能绕上去?”

褚玄良说:“可这是什么法阵?布置得真壮观,但我从来没有见过。”

“不用。”江风拦住他们,“你们留在这里,我上去就行。”

江风说完,先大步走上山林。

那些坐镇的厉鬼立马将目光聚集到他身上,似乎在试探他的实力。跃跃欲试地伸出指甲与长发,到他附近时又收了回来,主动放他过去。

小山神从众人背后冲出,喊道:“爸爸,我也过去!”

江风停下,朝他摇头。

“我去,什么神人?”师弟将小山神捞起,抱住他的腰:“小朋友你别闹。你先去车里坐着,记得开窗啊。天气这么热,顺便再开个空调。”

小山神不甘地蹬腿。

在江风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后,他大力挣开师弟,落到地上。用手在地上一拍,招出他自己的山魈,被似猴子的山魈抱在怀中,眨眼间便上了山林。

三人都是一吓,心被狠狠提起。

“小山神!”褚玄良喊了句,然而小山神的动作却比他们想象得要更敏捷。山魈本来就以行踪鬼魅,速度出奇闻名,在陡峭山区如履平地,有足够的优势。

他一开口的功夫,小山神已经不见了。

黄玉气急败坏道:“真是熊孩子长大了不服管!”

褚玄良忙道:“我上去看看,你们别动。”

黄玉拉住他:“要去就一起去,磨磨唧唧地做什么?你学的哪门哪派?捉鬼有我老道吗?走开,黄姐给你开道!”

褚玄良被迫让她拉下,跟她并排。

黄玉手执长棍,试探着上前一步,刚刚踩上法阵边缘上的光线,两侧厉鬼的黑色长发立即卷了过来。

本该柔软的长发比石头还要坚硬,敲在她胸口就是沉闷的一声撞击。

黄玉避之不及,褚玄良二人也没反应。呼吸间的功夫,黄玉已经被冲飞出去。

褚玄良大叫一声她的名字,跑过去将她扶起。

黄玉上身被他抬起,喉间一热,闷闷吐出一口鲜血。胸口痛感强烈,一时呼吸困难,苦笑道:“还真是……鬼王。”

褚玄良:“黄玉!”

师弟叫道:“啊啊啊师兄师姐!”

那两只鬼在将黄玉推出去之后,并没有放过他们。黑发不断伸长,刺出法阵,朝着他们的方向包围。

师弟丢出一张雷火符,光点落在头发上,燃烧出火花,但未能蔓延,直接熄灭。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浓厚的焦臭味,他们的雷火根本烧不断那些成捆的长发。

“跑!”

几乎在与他声音一同响起的时候,头发停了下来,并开始撤去。

“江风!”

褚玄良大大松了口气。

江风走的时候就有预感,所以回来看看,见这一幕顿时头疼,问道:“小山神呢?”

褚玄良也急道:“他刚刚跑上山了,我也不知道他往哪边去了。他不会有危险吧?”

江风也不敢叫他们再回去,干脆说:“他应该比你们安全。先不用管他了,你们跟我走。”

褚玄良问怀里的黄玉:“你没事吧?”

“没事。”黄玉挥挥手说,“你先背我一把,我还能再战。”

褚玄良犹豫片刻,还是背起黄玉,跟在江风的身后,一起往山上走去。

·

宗策与冯有道二人,正在山顶上厮杀。

两边的厉鬼就是他们放出来的,而二人手上都有一支判官笔,不过是一真一假。附近一片的树木已经被他们挥倒,横七竖八翻了一地,双方驱使着各自的厉鬼,都不敢轻举妄动。

江风见到这一幕也很惊讶。

宗策能用判官笔?

他伸出手,想将自己的法宝召回来。明明感受到与自己千百年来熟悉的法力,宗策手中的判官笔却只发出一丝颤动,然后就安定下来。

判官笔在违抗他的召唤?

江风皱眉。

褚玄良等人正要跟着上前,江风抬手阻止,指了个位置,让他们站到一旁不要走动。

褚玄良遂将黄玉背到安全地点放下,捏起符纸,屏息旁观。

这是真正的非人类打架,他们参与不起。

“江风?”宗策因手心的震动发现了一行人的存在,发狠道:“谁都别想来阻止我,我今天必须杀了他!”

冯有道嗤笑:“你拿我研究出来的百鬼献祭阵来对付我?你就是找再多的帮手,也是一样。”

二人的武器在空中对上,距离的强风挥洒而去。

后面的师弟和褚玄良直接被吹翻,黄玉正好让他压在身下,发出一声二次重伤的痛嚎。

江风掐决,横在胸前,消去判官笔的余波,沉声道:“你们聚在此处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宗策扯了扯嘴角,“当然是杀他啊,拿他献祭!我要他一辈子求死不能!”

江风目光在二人之间徘徊。随后从兜里掏出两根断骨。

一根是从假判官笔上掉下来的,还有一根是从柳梦红家里拿出来的。

江风说:“这根东西,就是山神的骨头吗?”

他觉得有些熟悉,可又想不起来。因为这根骨头同他有一丝肖像,但的确不是他当年的尸骨。

宗策看去,有一瞬间的失神,片刻后大声喊道:“还给我!”

果然。

江风眸光一沉:“我有一个问题。柳梦红……她爷爷一家,是怎么拿到这根骨头,还得到山神的记事本的?当初在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山神是怎么死的?”

山神的骨头四分五裂,流落各处。有的甚至被拿去制作成了假的判官笔。显然生前或死后,他所遭遇的经历,根本难以想象。

宗策冷笑道:“你说呢?”

“他说什么都不知道。”江风说,“他说他们家的人当初没有参与。”

“放屁,他们是骗人!”宗策咬牙切齿,额头青筋往外暴突,夸张地放声笑道:“人呐,永远都有满足不了的欲望,索取才是他们的本能,报恩不过是用来劝诫他人的优点。就像有的人觊觎别人的法力,有的人觊觎别人的生命……卑鄙不堪。那么村子的人,全都是禽^兽!”

“本子跟骨头是他们藏起来的!他们当初把师父当成财宝一样瓜分。我怎么能允许他们染指师父的尸骨?”宗策转回视线,恶狠狠地盯住冯有道:“就是他,一切都是因为他!他想要山神的神魂,来帮助自己长生不老。哈哈哈,这老东西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不可能的!村里的那群畜^生也是恩将仇报!他们都该死,该死!!活该!”

江风几次实验,都召不回宗策手中的判官笔。

真是一支孽笔!

于是转了个身,去抓冯有道手中的武器。

判官笔天生灵力,曾判过上千年功过格,满身罡气,是以忤逆得了如今只是一缕判官神魂的江风。假笔却并没有这样的灵力。

冯有道脸色大变,手中判官笔不受控制地开始急速旋转,并向外抽离。他死死把住,不肯松手,又被宗策那边卡住无法动弹。僵持过后,终究还是不敌江风。手心发烫灼痛,最终不甘地放开五指。

失去用来应对的武器,冯有道立即布开防御,去抵挡宗策那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假的判官笔飞到江风手中,他伸手一捏,注入法力将其销毁。

最后同样只留下一根骨头,躺在他的手心中。

“我的笔!”冯有道亲眼见他销毁,双目猩红,看着竟要发疯:“敢阻我大业,你也去死!”

江风手指摩挲着白骨上刻下的复杂云箓:“长生真的这么重要吗?”

“你知道我用了多大的代价才造出这样一支笔吗?!”冯有道似被他的表情激怒,“几百年,上千年!他们没做到的事情我做到了!你看见了没有?!”

长生这么重要吗?

每个人都有追求生命和力量的权力。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可是这世界原本就不公平,有的人……不,是所有人,都根本没有竞争的机会。

从道法式微开始,近千年了,在玄学道术上修炼有成的人,一个都没有。

他们抵挡不住死亡和衰老,相继离去。人世间的大道根本不存在,他甚至开始怀疑早些年相传已经升仙的祖师爷,是否大道圆满。

人要修得大道,首先过不去的就是自己心中的枷锁。自凡俗生,又自凡俗长,又如何超脱凡俗?西瓜的种子在泥土里能开出玫瑰来吗?不会的。

可是除却人类之外的生灵,妖物、精怪、山神、神明……哪一样都比人类要厉害。

人类的肉身资质是如此低贱而无用,即便修炼一百年、一千年,依旧找不上他人数十年的参悟。

冯有道的眼神中闪过回忆的刺痛。他嘴唇阖动,低声自语道:“你分明什么都不懂……”

他从小便一直在道观中跟着父亲学习,曾经也坚信父亲的志愿,并以此努力。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要往深处去说,是从他看见那个人开始改变的。

那个人永远英俊多才,风度翩翩。

他为人尊敬,让人敬佩。

他不像父亲一样会随着衰老而变得丑陋。

他不像父亲一样终日沉迷诡谲道术而受人轻视。

他也不像父亲一样表里不一为了道观的香油而欺骗村民。

他更不必像父亲一样为了所谓的修行四处低伏做小请人教导却一无所成。

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如果自己有这样的生命跟天赋,也可以像他这样潇洒地活着。

所以说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不公平。

这样的想法,在冯家道观被屠杀之后,强烈地在冯有道脑海中喧嚣。

他永远记得冯家被灭门的那一天。

一些毫无根据的流言,那些自诩正派的人士,或者干脆撕破脸皮前来哄抢的道士,踏破他们的大门,搜刮他们的道观。

因为强大,连杀人都是如此轻而易举,连为恶都是如此道貌岸然。

冯有道躲在暗处,瞳孔里深深倒映着这些人的脸庞。破败的道门和满地的尸体,在他心中刻下了无法磨灭的烙印。

一道一道加深,然后彻底摧毁了他过往的世界。

如果他也有那个的力量……

他就再也没有错了。

他可以俯视人世间所有的蝼蚁。只有高居在上的生命,才有意义。

他觉得自己悟出;属于自己的道。第一次借用判官尸骨,还有冯家一直研究的禁术,跟他们秘密饲养的恶鬼,完成了复仇。

那也是他第一次掌控到力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多年过去。当他再次看见山神,以为自己肯定能有一敌之力,却还是被对方轻易制服。

强大又伟大。这就是山神啊。

冯有道为此心中满是兴奋。

看,神明就是神明,他还是这样模样。

他也想要一直是这个模样。

“长生……”冯有道眉毛一竖,坚定道:“就是我活着的意义!”

江风冷冽道:“那你还是去死吧。”

江风准备趁着冯有道此时腹背受敌,一击致命。合掌将法术推出去后,却被判官笔弹了回来。

宗策竟然反水。

江风睨向宗策:“你究竟想做什么?你不是说你想杀他吗?”

“他、你。”宗策邪笑道,“我都要。”

褚玄良:“宗策你还清醒着吗?你是要找谁报仇!”

宗策脸上尽是认真,显然也是清醒的。

江风正视她,讽刺道:“你想用判官笔,来杀掉我?”

“你是判官,可这里是阳间!”宗策无不愤恨道,“你不是从来只管阴间事吗?现在又来管活人做什么?太晚了!”

宗策说罢,不管不顾舞起判官笔,朝江风杀近。

场面瞬间变改,乱作一团。谁也不知道宗策此时打的是什么主意。

冯有道眼睛一亮,趁机屈指成爪,反向宗策逼去。

宗策却视而不见,只追着江风不肯罢休。

江风竟也停在原地,等她靠近。

电光火石间,宗策手中的笔尖点到江风胸口,江风肉身凭空消失,只落下一块木头,还有两小节断裂的白骨,被杂草掩住。

而冯有道的鬼手亦刺入宗策的胸口。

褚玄良脸色大变,嘶吼出声:“江风——!”

宗策吐出一口鲜血。

冯有道两眼放光,要去抢她手上的判官笔。笔落到地上,他手腕上却多了一双手。

宗策死死抓住,还顺着低下头,看向自己血肉模糊的身躯。

冯有道用力抽离,死死盯住地上的长笔。可如何使劲,都毫无成效。不可置信中,闪过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慌乱。

“我本来就没有心啊……你怎么能杀掉我?”宗策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狡黠与疯狂:“可是我现在抓到你了。”

冯有道颤抖道:“不可能。”

“判官笔!”宗策对着脚下长笔吼道,“你的公义呢?!”

“不!不可能!”冯有道激动说,“你怎么可能用得了判官笔?你不过是我炼化出来的一个半成品而已!你是怎么拿到它的!”

“它——”宗策深吸一口气,“因为它都觉得你命中该绝!判官笔!”

横躺在地上的判官笔,真的飘了起来,一次次地向外拉扯冯有道的魂魄,要将他的魂魄抽出肉身。

宗策伤口处流出的鲜血不断滴入泥土,暗中布下的法阵终于成功启动,白色的微光开始转向粉色,并越加明艳,展示出偏向血液的那种深红。

血光漫天。

之前上山时看见的那些盘在阵眼处的厉鬼,发出凄厉尖叫,无法抵抗地被一点点拉入法阵。

褚玄良却无暇顾及,在地上一阵翻找,呼唤道:“江风?江风你人呢?你快点出来!”

黄玉催促着师弟道:“快,你去帮忙!这谁知道被判官笔打中会怎么样?”

师弟才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哦!”

江风就那样忽然消失了,连魂魄也无处可寻,一丝法力的存在都探寻不到。

喜欢神魂之判官请大家收藏:(www.ruanme.com)神魂之判官软么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神魂之判官最新章节 - 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 - 神魂之判官txt下载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神魂之判官 软么小说网

猜你喜欢: 足迹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盗墓开局从秦岭签到打卡名侦探修炼手册夜魔之黑色闪电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人小鬼大神魂之判官最后一个摸金校尉全球游戏进化我用木雕记录异常荒诞推演游戏茅山捉鬼人大仙从不平A天机之神局不一样的恶魔人生茅山神婿盗墓:从终极开始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守夜人抬棺匠河神旱魃神探我真没想盗墓啊葬魂人魔临
完本推荐: 至尊医道全文阅读弥天大雾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报*全文阅读异世之万物法则全文阅读所有男人都像我前任全文阅读全球饥荒,我的农场能无限升级全文阅读勿扰飞升全文阅读星际男神都爱我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网游之天地全文阅读然而史莱姆又做错了什么全文阅读惊悚练习生全文阅读病娇战神得哄着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京门风月全文阅读妖魔哪里走全文阅读可爱多少钱一斤全文阅读闺中记全文阅读喜欢你的每一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基因大时代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万道剑尊系统之农妇翻身借剑彼岸之主神捕从加点开始惊天剑帝我挂机了千万年1979闲鱼人生大明王朝1500睡龙之怒女配拒绝当炮灰都市最强修真学生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神魔之玥上为尊斗罗世界的忍者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催妆神话版三国文明重启:我,外挂玩家帝霸东晋北府一丘八孤儿路王者[电竞]校花的贴身高手大庭叶藏的穿越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锦衣玉令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以契为证

神魂之判官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魂之判官txt下载手机版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神魂之判官 软么小说网移动版 - 软么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