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软么小说网 >> 神魂之判官 >> 山七

江风一路向下, 目光仔细观察地面。

然而这一片杂草重生, 碎石密布, 地势极不平坦。他脚下也打了好几个磕绊, 幸运的是身体比较灵活, 没有摔倒。

他抽出空朝后看了一眼, 发现那教官稳稳逼近, 速度比他快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鬼魂还是在用脚走路。他每一步都踩得很实,如履平地,根本不受路况的影响。没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张开嘴,流下一道血水。凶相毕露。

眼看着要被追上。他们终于到了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

江风加快速度,沿着被踩踏出来的小路疾奔。

没跑多远, 他听见前方传来一阵纷沓的脚步声。杂乱无章, 频率很快。

小山神瞪大眼:“哇——哇哇!”

丛林里黑影簌簌闪过。江风心道,总不会这么倒霉吧。紧跟着看见黄玉冲了出来。

黄玉后面带着一支大部队, 目测有六七位学生, 以及好几个教官的鬼魂。

那几个学生被饿久了, 跑得半死不活, 面色惨白略显痛苦, 速度也快跟不上。

黄玉在后面催促:“快快快!”

江风脚步生生顿住,说道:“你们在干嘛?”

“打不过啊!”黄玉推着后面的学生上去, 说道:“先把他们带到山上去,没法用符箓的话没完没了的!”

江风侧身让过, 让那些孩子们先走, 又问:“褚玄良呢?”

黄玉:“他不知道。他回来了吗?我刚刚没看见他。”

黄玉焦头烂额的,下面教官已经追上来了。学生跑步速度太慢,她只是先冲下去,抓着手中长棍,给他们争取时间。

一抬头,发现江风身后还跟了一个,当即骂了声“卧靠”,转向跳上去,用长棍把那教官挥下山。

那教官一时不查,咕噜咕噜滚下去,最终和下面的三位教官的大部队汇合。

黄玉两头奔走,毫无喘息之机,再次旋身冲到学生的前面。江风跟着下去,看她是否会有危险。

那些教官的动作很灵活,他们看黄玉跑动,跟着放缓速度,以观察她的姿势。然而黄玉在打人这件事情上天赋极高。她一个交叉步晃过,错开位置,对着最靠近的那鬼当头一棒敲下。

江风听见了响亮的闷棍声。

那教官有着钢精铁骨一般的身体,被敲击后趔趄向下退了两步,又没有痛觉地走起来。

黄玉要以一敌四,还是有无敌效果的敌人,一时间无暇顾忌自己的身后。

那几个学生体力告罄了,正坐在地上休息。

黄玉烦躁道:“我去你们还坐着干嘛?以为看戏啊?票价就是你们小命!懂?”

“你带他们先走。你一普通人来这里瞎凑什么热闹?”黄玉回头看了眼,叫道:“啊!你手里的是山神吗?怎么才那么丁点儿大?”

小山神说:“我脱掉裤子比你大!”

“噫!”黄玉鄙夷的目光扫过来,却不是看小山神,而是看江风。

瞧瞧这监护人是什么货色,能对小孩子说这种话吗?

江风:“……”

不,不是他做的。

黄玉说话间功夫,又敲了几下闷棍,然而根本不是办法。稍不小心,就可能会被对方抓住,这些教官力气很大,体力无穷,她难保自己不会翻船:“带他们去山顶,山顶是安全的。带着我的符,他们敢追上去就拍死他们!”

几位学生又站起来,喉咙里呼出拉风箱似的粗气,互相搀扶着往山上赶去。

黄玉留在原地对付教官,江风看着那群学生,确保几人平安抵达山神庙后,再次下去找褚玄良跟黄玉。

黄玉不知道把鬼都引到什么地方去了,江风回到原地的时候,没看见她。

他根本不认识地方,还得靠小山神在旁边给他指,往哪里都走是学校,哪条路最快。

·

江风带上了庙门,光影从门缝里漏进来。

学生们失魂落魄地坐在神像前,看着熟悉的场景和走散的旧友,给出的第一反应还是哭。

情绪随着眼泪泛滥起来。他们困在学校里东躲西藏了好几天,那种生命不断被追逐的恐惧让他们崩溃。

还不如死了,死了是那么轻松。

“我害怕……”一女生捂着耳朵,受不了地哭道:“为什么他们要这样?”

她脑海里全是教官那张血肉模糊的脸。

先前在学校里的时候,教官被黄玉一棍打在伤口处,脑袋都飞出去一块。那人捡了碎肉安回去,重新追过来。

只要闭上眼,血腥的画面就不断重复,怎么也驱散不了了。这些东西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可是想到教官怨毒又冷漠的目光,还有身上隐隐作痛的伤口,又觉得很不甘心。

害怕?报仇?应该报仇的不是他们吗?他们这一生都得被这几人笼罩了吗?

最先坐在山神庙的女生平复下来,开始有心情想别的事情。她问道:“那三个人会不会有危险啊?两个男的看起来还不如那个女的中用。”

众人沉默了。

看三人刚才的架势,显示是还要找另外两名学生的踪迹的。

那女生闷声道:“我们真的就……一辈子都靠别人吗?有的人是好人,可有的人不是。没有谁应该豁出生命危险保护我们,连我们爸妈都做不到吧?如果他们死了怎么办?”

哭声都停住了,众人似乎是在纠结。

随后一男生站了起来,冲动骂道:“他们连做鬼都不放过我?我特么做鬼还不放过他们呢!要点逼脸吧那丑逼!大不了就死呗。反正老子下半辈子也没法过了!”

另外一男生也下定决心说:“我可能要一辈子怕教官,可是他有什么好怕的?我们人那么多,我们这里有九个人,为什么还要怕他?”

“女生留下,哥几个走。我们保护你们!”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在他们眼里我们不就是神经病吗?对,我是!老子不怕疯!”

女生边哭边擦脸说:“我也去,要去一起去!”

“你不怕啊?”

“我怕啊!我怕他也打我啊!我怕我爸妈也把我丢过来了啊!我怕有毛用啊!”女生哭得特别大声,“我又不是哭给他们看的!”

众人深吸一口气,排好队伍,做出防御的姿势,推开山神庙的大门。

此时已经是黄昏。

红日渐渐沉入地平线的一端,落霞染红了天际一片。整座山顶都被一种炫丽的光色所笼罩。

这世界明明是那么漂亮的,可偏偏对他们那么苛刻。

男生捡了根相对粗一点的树枝,到前面开路。女生则捡起地上的石头,揣进怀里,稍稍保持着距离,准备投掷。

众人屏住呼吸,朝着山下走去。

·

江风在快到达学校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一位教官。那教官就提着铁棍站在路口,守株待兔。

他扭了扭头,脖子发出骨骼转动后的脆响。然后一双空洞的眼睛盯住江风。

那教官生硬地问话:“为什么我说了不准,你还是要逃跑?”

江风看着他那张脸实在不敢恭维:“那为什么你长得那么丑还是出来吓人?”

教官紧了紧手里的武器,狞笑道:“我要好好管教你们。”

他行动速度很快,举着铁棍就冲了过来。

江风匆忙把小山神放到地上,已经没有躲避的时间了。他半弓着身,试图去接对方的攻击,因为他向来力气很大。但接手后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

教官毕竟是鬼,已经不能以常人来看。他四肢坚硬如铁,那力道足以徒手劈开一个木桩。

江风快速收手,借势转身,卸力躲避。

然而这一带多树木跟碎石。他踩到了一个半大不小的圆润石头,直接向后滑去,脑袋磕上了树干。

“嗡”的一声,继而眼前发花,神智脱离。

小山神:“——爸爸!!”

江风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是类似“啊啊”的呼喝。绝对不是一个人。

小山神还能叫出多重奏?

一群学生从山上冲了下来,为首的挥手喊道:“兄弟们,打他!”

几根棍子雨点般敲到教官身上。

然而那树枝根本不管用,毕竟是枯掉的,一用力就断了。

中间的男生看着手里只剩半截的武器怔怔眨眼。后面同伴趁机扑过来补了一计飞毛腿,将教官踹下去。心有余悸地拍着男生的背叫他回魂:“兄弟,靠!踢他啊!”

众人干脆丢掉手里不中用的树枝,直接上前用脚踢踹。

教官对他们的攻击完全不放在身上,伸出手抓住就近一男生的脚,然后将他拉到自己面前。

男生扑在他的身上,极尽距离地贴近恶鬼的脸,当即想尖叫,却机智地闭住嘴。还将嘴唇收进去,以免自己亲到对方的脸。

教官单手上抬,箍住男生的脖子。众人皆为色变,靠过去帮忙。

“靠!你这变态放手!”

“你特么禽兽你够了没有?松手!”

“把石头塞他嘴里去!”

“打他眼睛!”

“我们松他的手!”

被抓住的男生血色上涌,脖子将要被拧断。众人齐心协力也奈何不了一只鬼。

忽然间,教官动作一滞,嘴巴痛苦地咧大,露出一种极为痛苦的表情,然后松开了手。

众人火速拖着同伴后退,将人放到地上躺平拍胸,同时注意着教官的动向。

恶鬼在地上打滚,不甘地看向前方,用手拍打着胸前的空气:“是谁——是谁?”

他扫向江风的方向,看见了半空中恍惚的人影,喉咙发出干呕的嘶哑声。却无可奈何。

众生脚底发寒:

“什么……怎么回事?”

“这鬼地方……怎么回事都有可能啊。”

又有人开始哭:“这都什么地方啊!这都啥啊!”

地上的教官动了。他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拖拽起,掐住脖子,脚尖离开地面,然后缓缓朝山上飞去。

众人看着这灵异的一幕都不敢出声,主动让开位置,保持距离。

紧跟着学校方向又飞出来几名教官,都是同样的情况,痛苦地挣扎,却只能无力地被送到山上。

片刻后,褚玄良和黄玉一脸茫然地跟出来,就看小山神憋红脸,便秘状的“嗯嗯嗯”,对着教官们的方向挥来挥去。

褚玄良惊道:“小山神,你学会攻击法术了?!”

小山神收回手坦然说:“我没有,我不会。”

褚玄良:“那你是在做什么?”

小山神说:“我在叫爸爸用力!”

褚玄良低头一看,终于发现江风晕过去了,惊慌喊道:“江风!”

大部队终于全部汇合。

教官们飘到山顶后,被莫名出现的阴差锁住带走,拉往地府受罚。

褚玄良叫来支援,带着小山神,将所有学生换回来。受伤的孩子先带去医院治疗开证明,通知家长并说明情况。

至于后续,那是他们的家事,道士们无权插手。只是善意劝告了一下家长,如果真的是为了孩子好,不要再把孩子送到行走学校。为了让孩子安心,又给他们配了两张定心符。

众家长的表情跟反应各不一样。

基本家长都能察觉到孩子的变化。见着真主回来,有的高兴痛哭,也有的跟姜厦原的父母一样,面露难色。

褚玄良跟黄玉太累,回道观的半路就睡着了。江风反而早早醒过来,摸着有些钝痛的后脑,拖着伤病之躯把这两人送回去。

是夜。窗外冷风呼啸。

江风的小房子里,判官睁开眼睛。盘腿浮在床的上空,召出功过格。

他低头翻查今日几位教官的审判结果。

因诳诞不经,残酷狠毒,欺善怕恶,肆意拷打学生,令学生含冤莫名,暗伤得病。经由五殿阎罗判决后,转去二殿大地狱受罚。刑满转解七殿,由泰山王处置,再做决断。

再是学校相关创办者。皆以“为名利欺瞒诱惑大众、管理不当、罔顾他人急困之境”,记上一笔,做减寿,死后至五殿地狱受罚记录。

判官翻过那一面,却没有再召出其他相关人员。

人数太多了,这里呆不下。何况类似事情在人间并不少见,群体审判,将人聚集起来没有意义。每个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是错的。处罚也不能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过失。

其实在教育中,不论是为人父母还是为人子女,都是第一次。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立场跟理由,他们有着不同的情感需求跟付出,不够懂事,不够成熟。或许在不同年龄和阅历后,还会有不同的见解和感悟。

要说有错,两方都有。可要问谁的错更多的一些,这并不能量化。

即便是判官,也无法找到某个绝对中立的点。是以清官难断家务事。

对情节严重者,做“纵容他人逼迫至亲,残害近亲”处置。其余人暂做“渎职”、“罔顾”记录。部分学生暂做“不知孝”记录。

罪责是否减免,视今后表现再定。

判官伸出手,对着虚空之处召唤:“伯奇。”

那声音传过黄泉道,传过第五判殿,飘进高大的铁门。

案前阎罗抬起头,拍桌命道:“宣伯奇——!”

伯奇,十二神兽之一,原身是人,因为父亲轻信继母的谣言而杀了他,死后化成一只鸟。拥有掌控梦境的能力。

远在地府深处的伯奇鸟睁开眼睛,振翅盘旋上飞,将声音向上传达:“判官。唤我有何事?”

请伯奇吞噬精神受创的孩子的噩梦,尽数转给家长。同时将少陵山群幻境中的画面,一并转去。

功过格中有记录者不得再犯,否则终日噩梦缠身,过责翻倍。

伯奇鸟应道:“是。”

功过格上方飘过一长串的金色名字,许久后终于尘埃落定。

伯奇鸟已记清众人姓名来历,飞回自己的位置,闭上眼睛开始施梦。

判官合上功过格。

喜欢神魂之判官请大家收藏:(www.ruanme.com)神魂之判官软么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神魂之判官最新章节 - 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 - 神魂之判官txt下载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神魂之判官 软么小说网

猜你喜欢: 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大仙从不平A抬棺匠不一样的恶魔人生最后一个摸金校尉夜魔之黑色闪电名侦探修炼手册盗墓:从终极开始全球游戏进化茅山神婿盗墓开局从秦岭签到打卡足迹荒诞推演游戏人小鬼大天机之神局河神魔临茅山捉鬼人旱魃神探神魂之判官我真没想盗墓啊守夜人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我用木雕记录异常葬魂人
完本推荐: 时尚大撕全文阅读给龙算命的日子全文阅读三国:我真的不是猛将!全文阅读重生从童星开始全文阅读我真的是个内线全文阅读重生之命由我全文阅读弥天大雾全文阅读我行让我上[电竞]全文阅读意欢全文阅读锦年全文阅读尼罗神归全文阅读房产大亨全文阅读重生之恃爱行凶全文阅读一级律师[星际]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病王绝宠毒妃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捡宝王全文阅读星际吃货生存守则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真不是大佬霸天武魂惊天剑帝轮回乐园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长夜余火想当皇帝的领主玄幻模拟器永恒圣王白月光分手日常重生之战神吕布武破九荒彼岸之主妖孽奶爸在都市太古龙象诀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绝代神主万兽朝凰都市极品医神我,签到养活了所有主播稳住别浪带着系统来大唐系统之农妇翻身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快看那个大佬革秦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逆剑狂神

神魂之判官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魂之判官txt下载手机版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神魂之判官 软么小说网移动版 - 软么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