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软么小说网 >> 神魂之判官 >> 夜六

从橘灯出现之后, 江风跟褚玄良这次没有耽误, 直接跑出房间, 往楼下赶去。

张阳阳颠颠跟在二人身后, 脸上身上都挂满了符箓。小声道:“等等两位哥!你们不看路的吗?”

楼道里的感应灯不亮了, 他得小心地踩着楼梯以防摔跤, 就这低头看一眼的功夫, 前面俩货都不见了。

“靠靠靠!”张阳阳真是要哭了,这俩监护人都不合格啊!

等他出了楼梯口,发现两人竟然站着等他。

张阳阳缩在他二人身后, 小声问:“怎么?又出现一辆车了?”

褚玄良说:“这次没车。”

张阳阳听他这样说,壮着胆子看出去。

是,是没大卡车了, 但道路两边, 却出现了两排穿着白衣短裤的少年。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排着队,沿着大路往前走。

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 迈出腿后身体歪歪扭扭, 好似脚不站稳。

而他们的脸, 跟之前扒在他们窗户外面的鬼面皮一模一样。鲜红的圆形腮红, 咧开至耳侧的唇角, 尖利的牙齿和诡异的笑容。

张阳阳问:“这是提灯小僧?”

褚玄良说:“提灯小僧是日本传说中的妖怪。十一二岁左右,脸色鲜红, 手上提着的灯,就是他们的头。据说只要有提灯小僧出没, 就会发生杀人事件。”

张阳阳:“啊?现在鬼都这么高端了, 还接轨国际的吗?”

褚玄良一阵无语:“我是说!这不是提灯小僧!”

江风说:“他们不是小僧也不是鬼,他们只是一个傀儡,脸上贴着面皮。手上的动作也不是提,而是两只手捧着。”

“捧着什么?”张阳阳揉了揉眼睛说,“我去你们怎么什么都看得见?我的天呐那么远。还是我打游戏眼睛打废了?”

褚玄良将他拉回来一点,以免他暴露,说道:“是头骨。他们捧着的是头骨。”

张阳阳已经觉得很渗人了。

江风补充道:“头骨里装着东西,看起来像血。”

张阳阳整个人都要炸裂了。

“最近城里死了多少人啊?”张阳阳一个个数过去,惊悚道:“不会吧?这数量很壮观啊,得社会恐慌了吧?”

褚玄良说:“没死那么多人,只是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惩罚。有的人生病,有的人被吓得失魂落魄,还有的人被割了舌头或手脚。但死的人数不算多。”

张阳阳:“那这些头骨是……”

褚玄良点头:“不知道哪里刨出来的。”

褚玄良给自己掐了个隐匿身形的法咒,领着另外两人走出去。示意他们保持安静,不要轻易出声。

三人沿着马路一直往前,江风心里那种违和感也越发加重。

是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却形容不出来。

这条阴阳路的前端跟原本的街道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越往深处,天空中橘灯增多,光线反而开始变亮。

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道路终于连向一个不同的地方。

似乎是片荒野,这里没有高楼大厦,只有林立的巨树跟杂草。

三人隐约听见一些叫喊声,循声快步走过去,看见两颗环抱成长的大槐树,树前有一个空地,空地正中是一个祭台,边上围着成群的黑影。

此时祭台上跪着一个女人,穿着黄色的连衣裙,毫无形象地大喊:“救救我!放开我!不要杀我!”

张阳阳“咦”了声:“这女的……有点眼熟?”

江风提醒说:“之前河里被我救回来的那个人。”

张阳阳:“对对对!她怎么会走到这里的?”

褚玄良:“看来她也是对方要杀的人。”

褚玄良环顾四周,估算敌人的战力,以及他们逃出生天的可能性。

……似乎不大妙。

他掏出几张符箓,再次发给同伴:“拿着,见势不对就跑,跑越快越好,但千万别迷路了。”

三人正在瓜分褚玄良的护身符箓,在他们没注意的时候,祭台上泠泠银光闪过,女子的头颅跟脖子分离,滚了下来。

几人动作都是一僵,没想到变得发生得这样快。

那颗头在地上滚了五六圈。眼睛还是睁大的,涂着口红的嘴唇不停张张合合:“放开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们原谅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张阳阳用力摇头,将画面甩出大脑。

血从祭台上流淌下来,站在下方的面纸人捧着头骨上前,接住滴落下来的鲜血。

那血源源不断地流下,从数量看,已然远远超越了正常人的可出血量。

那群小鬼在接到血之后,仰头对着月亮示意一举,再一饮而尽。

褚玄良惊道:“它们这是在做什么?”

张阳阳说:“这次真的是鬼才知道!”

话音未落,一个鬼面蓦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紧贴着江风的鼻尖,跟他四目相对。

“来,喝掉这杯坏人的血,让我们一起惩罚她。”

他晃动着头骨里的血液说:“判官大人在为民间冤屈主持公道,你们也想到进入地府的话,就要赶快了。”

随着他出声,远近上百个鬼面人一齐扭头,盯住了他们。

那场面真叫人毛骨悚然。

他们暴露了。

江风手指微动,推开那鬼面人说:“不喝。你刚才说谁是判官?”

“为什么不喝?”那鬼面不依不饶地贴上来说,“你不会是在同情她吧?这个女人,插足别人的婚姻,还把怀孕的元配推下楼梯,导致一尸两命。阳间的法律惩罚不了她,你看她过得多滋润?每天挥霍、潇洒,还在嘲笑那个可怜的女人。可判官大人是公平的,他惩罚了这个骄傲又可恶的家伙。”

那鬼面人的声音沙哑低沉:“不喝,你们是进不到地府大殿,见不到判官的。喝啊。”

褚玄良脑海中电光火石地一闪,忽然问:“你是谁?”

鬼面人:“我?我们是地府阴差啊。”

张阳阳:“啊?!”

无数双眼睛巴巴地盯着他们,且朝他们又逼近了一步。

张阳阳不敢抬手推却,却又无处可躲,咬着牙后仰身体。

褚玄良喉结滚动,正想高喝一声“跑”,天空中的橘灯再次消失,众人在房间里醒来。

“卧靠!”张阳阳回想那血腥的画面,冷汗糊了全身,心有余悸道:“什么玩意儿!”

简直千钧一发。

褚玄良沉沉吐出一口浊气,用力眨了下眼睛。

“我看着,像是在审判。”褚玄良说,“你看,阳间的黄泉路。一群橘灯和假扮做阴差的纸人傀儡。加上犯错受刑的罪犯。他们还有所谓的‘判官’。像不像一个阳间地府?很有可能就是无常大人说的,那个拿着假判官笔的家伙在装神弄鬼了。”

张阳阳:“昨天那个货车司机也是被审判的?可是……那不是一场意外吗?出一次意外就得死?什么样的仇还要这样报?”

“不对!”褚玄良按着额头说,“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司机,他自己说的是,‘一个月前,他撞死了一个人’,可白天翻到的档案上写着,那个民工是站在路边,被卡车掉出来的货物砸死的。‘撞死’跟‘砸死’,还是有区别的。”

昨天听着遗漏了,都没怀疑到这个。

褚玄良站起来说:“今天我再找无常大人问问清楚。”

其实不用多问,几人心里已经有了预感。

白无常特意喊了那位年轻工人的魂魄上来问话。

一个多月前,那名货车司机在红绿灯的街口,因为疲劳驾驶跟超速,撞死了正在过马路的民工。

随后由货车公司出面,利用那条路段没有监控,半是恐吓半是利诱,摆平了这件事情。而起初说好的十五万赔偿款,最后付到八万,见他遗属一家全是孤儿寡母好欺负,就不再付了。

“十五万,买一条命,他们还觉得贵了。在他们眼里人命这么廉价。”那民工低着头,讽刺笑道:“现在好了,死一条赔一条,我觉得解气。如果让我在地府看见他们夫妻两个,也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白无常说:“你看不见他们,他们的魂没拘回来。”

“那我觉得好。”那民工说,“你们活了那么多年,不会懂我的!”

“郑氏!是非对错的把握,在你自己心中。你是有冤屈,可他妻子又做错了什么?你现在不也跟他一样,觉得人命如此廉价吗?”白无常冷声道,“如果人命是翻云覆雨间就可以随意决定的,那命又能高贵到哪里去?他今日遂了你的意,就必然会背了别人的意,谁又应该是理所应当该被辜负惩罚的?何况,你怎么就知道,地府不能还你公道?他先一步代地府进行惩戒,没有一点对的地方。”

白无常说着叹道:“你只是个凡人。我的确不需要懂你。罢了,你先跟我回去吧。”

褚玄良忙道:“无常大人慢走。”

“今天晚上,”白无常指着江风说,“你一个人去。一直沿着‘黄泉路’向前,应该能看见假的‘阎王殿’。你们两个都不要跟着。”

“为什么?”张阳阳忙道,“那我江哥多可怜啊?”

“地府会派人跟在他身后。其他事情你们不必担心。”白无常说着脸色严肃起来,“此人胆敢冒充我地府肆意审判,决不姑息。必会严惩不贷,以正视听。”

喜欢神魂之判官请大家收藏:(www.ruanme.com)神魂之判官软么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神魂之判官最新章节 - 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 - 神魂之判官txt下载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神魂之判官 软么小说网

猜你喜欢: 名侦探修炼手册我真没想盗墓啊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魔临茅山神婿人小鬼大抬棺匠天机之神局茅山捉鬼人神魂之判官夜魔之黑色闪电最后一个摸金校尉足迹我用木雕记录异常不一样的恶魔人生盗墓:从终极开始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盗墓开局从秦岭签到打卡守夜人葬魂人旱魃神探荒诞推演游戏河神全球游戏进化大仙从不平A
完本推荐: 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铜钱龛世全文阅读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判官全文阅读重生之一纸婚姻全文阅读喜欢你的每一秒全文阅读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盛华全文阅读吻香全文阅读造作时光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超脑太监全文阅读犬之神[综].全文阅读道君全文阅读掌心宠爱全文阅读被迫转职的剑修全文阅读我行让我上[电竞]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数据修仙影帝的诸天轮回悲剧发生前[快穿]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带着系统来大唐黑莲花女配重生了霸天武魂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妖龙古帝想当皇帝的领主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孤儿路王者[电竞]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玄天龙尊道祖,我来自地球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死亡实习生仙宫她在司爷心尖撩火玄幻模拟器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1627崛起南海我真不是大佬大庭叶藏的穿越盗墓:从终极开始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进击的后浪红楼之逆贼薛蟠

神魂之判官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魂之判官txt下载手机版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神魂之判官 软么小说网移动版 - 软么小说网手机站